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总排行榜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东晋隐士 > 第八十章 还客气什么

第八十章 还客气什么

小说:东晋隐士作者:昔三字数:4852更新时间 : 2021-09-15 11:11:12
最新网址:www.wurexs.com
    黄昏已过,凉风渐起,本来这些日子,到钱塘湖旁边游玩的人,已经少了许多,大家更愿意去楼里坐着,一壶热茶,几个小菜,聊会儿天。

    不过今儿不一样,钱塘湖畔,仿佛是在呼唤着所有的居民游客,来进行狂欢。

    钱塘湖的整个周围,都被灯笼点亮,各家酒楼,商铺,都在船儿上,系着彩色的丝带,挂着一个个小灯笼,靠在岸边,接连成一个圆。

    一整圈的灯路,将湖畔包围,一整圈的灯船,将湖水包围,而湖水中,数十艘画舫上,姑娘们的嬉笑声,招摇的彩带与不绝于耳的琴音,仿佛点亮了整个钱塘湖,就连渐渐随着天色深沉的湖水,都在光的倒影中变得曲折深邃,每一道波纹,都在讲述着钱塘的盛景。

    灯笼几乎将半个夜空都映得发亮,有一层橘黄色的光芒,一点点铺开来,路上的行人们,三三两两,和夏日的清凉打扮不同,从远处街道的马车下来,贵妇们都已经披上了大氅,还是特制的秋款,大又薄,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花灯,谈笑着互相打招呼。

    徐婉把门插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公子,姑娘,真不好意思,还要你们等我。”

    她本来就是按照正常时间关门的,要不是急着想走的小丫在门口转悠,看见了王凝之一行人在对面小摊上,恐怕现在都还没出发。

    徐婉是个聪明人,而且对王凝之也算了解,知道他这是因为没提前说,不想打扰自己做生意,所以才不过来的。

    “哪里话,还不是她非要来,我只能请你帮忙陪着,”王凝之笑了笑,同时瞪了一眼王兰,倒不是说没人跟着她,王迁之对这个女儿可是宝贝得很,只要下山,身后必然是有护卫在的,但是没人和她玩,王兰就不肯让自己离开,只能把她送到徐婉这里。

    王凝之是真的很佩服王兰,只要是凑热闹的事情,就没有她做不到的。

    这样拥挤的人群,她都能钻来钻去,穿着一身男装,戴着王凝之的学子帽,活像个泥鳅,拽着王凝之,偏偏她能过去的那些小路,对于身形高大的王凝之来说,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容易到了人群里面,因为有各家酒楼的位置隔断,反而没那么拥挤了,天澜居的客座附近,两人看了几眼,只见书院的学子们,都在南边坐着,便靠了过去。

    而徐婉则带着王兰,坐到隔着一条过道,另一边的树荫下,顺便研究一下树上挂着的画灯。

    “王兄,你来啦,快过来!”余锋至是个眼尖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王凝之,挥了挥手。

    左右看看,王凝之很自然地把马文才的狗腿子一号,秦金生给拎起来,丢到一边去了。

    “老马,这两天忙什么呢,上课都不见你来。”拍拍马文才的肩膀,王凝之相当地舒坦,放松。而见到马文才只是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秦金生嘴巴无声地嘟囔了几句,也就坐到别处去了。

    “没忙什么,就是最近,我爹说也是年纪了,会带我去参加些宴会之类的,认识了些世家子弟。”

    马文才对于王凝之这种很不讲究的自来熟,表示相当抗拒,想要把自己肩膀从他手里移出来,却没成功,因为自己身子一动,王凝之居然也在跟着动。

    “王兄,我想起来,我还有……”

    “别急着编,给你一个忠告,临时说谎,往往会被人看出来,还不如多用点时间,好好想个借口才行。”

    “得了,我也不逗你,是要你帮个小忙。”

    “什么忙?”马文才挑挑眉。

    “朱明启,顾品义认识吗?”

    “嗯,只是认识,并不熟悉。”马文才下意识就觉得这家伙要坑自己,急忙撇清关系。

    “好,如果等下,他们是分开来的,那就……”

    阴谋策划者王凝之,还没展开自己的描述,等下让马文才配合自己戏弄一下那两公子,被另一个阴谋实施者王蓝田给打断了。

    “王兄,马兄,来,我们来玩几局。”

    搓着手,王蓝田笑呵呵地强行挤进来,平日里他可不会主动来找这两位,不过今儿不一样,越是人多,越是能让王凝之不好意思耍赖。

    “你要赌钱?”王凝之愣了一下,这年头,赌钱倒是稀松平常,像是围棋,弹棋,双陆,甚至斗鸡之类的,自己也不是没玩过,只是大家毕竟如今算是书院弟子,这些事情总不好公开玩,更别说在这种场合下。

    怀疑地看了王蓝田两眼,这小子莫名其妙就邀请自己来看歌舞,现在又说要赌钱,这是存了什么坏心思?

    马文才也是奇怪地看着,和大多数人不同,马公子对于赌钱,向来不感兴趣,很多人都是以钱财来赌注来下棋,但马文才从来不会,并不是因为没钱,而是他更在意下棋的输赢,至于结束后的杂事,根本不放在心上。

    “没错!两位,这段日子,陈夫子巡查书院,简直就是场灾难,为了庆祝他的巡查目前毫无进展,我特意学了一种新的游戏,今儿就来和大家试试!”

    听到王蓝田的话,众位学子都看了过来,于是,王蓝田开始得意洋洋地介绍起来:

    “首先,这是一张棋盘,上面呢,是一副残局。”

    一把掀开扣在案几上很久的棋局,还没等再说什么,姚一木就嚷嚷起来:“王蓝田,有毛病啊?书院里头下棋不够,还来这儿下?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残局,想要我们解,,然后解不开给你送钱?当别人傻?”

    “胡说八道什么!”王蓝田瞪了一眼,“我是那种卑鄙的人吗?今儿是有新玩法!”

    “什么新玩法?我倒是挺有兴趣的。”

    一个有些阴沉的声音响起,王蓝田一转头,“你算个,啊,哈哈,顾公子,你怎么来了?”

    站在人群外围,顾品义神色冷漠,完全看不出对棋局,或者说游戏有什么兴趣,似乎只是在提醒众人,他来了而已。

    毕竟是顾家大公子,气场十足,就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居然能让学子们都垂手站着,胆子大的,毕竟也算相识的张齐杜开口:“顾公子。”

    “嗯。”顾品义懒洋洋地点点头,看向坐在那里的两人。

    马文才有点尴尬,下意识就要站起身来,却被肩膀上那只手给压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站在哪一头。

    揽着马文才,王凝之嘴角动了动,微微一笑,只是看着王蓝田,“说啊,墨迹什么?不知道我向来没什么耐心?”

    “哈,哈哈,我,”王蓝田一双小眼睛来回转着,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说规则,犹豫了几下,心一狠,管他那么多,反正我今儿是要把钱赚回来的!

    “其实就很简单,每一残局,皆可一子化解,只要猜对了位置,我便以钱财奉上,猜错者,自然罚钱。”

    “我一共准备了五种棋局,每一种可供诸位各自猜测一次,第一位这个数,”伸出一只手,“之后每一位,赔率翻倍。”

    看着学子们跃跃欲试的样子,王蓝田心里是乐开了花。

    总算有这么个机会了,这还是杜雪教自己的法子,第一,想要把钱赢回来,就必须有个能让学子们参加的游戏,毕竟赌钱也不算什么好事儿。

    所以,棋局,残局就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让学子们无法推脱,毕竟六艺之一,大家都是书院的学生,谁能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呢?

    至于第二呢,那当然就是杜雪亲自准备的残局,这段日子,两人没少研究,总算是弄出来五种,并不是平日里所说的那种困难残局,而是最贴合王蓝田水平的残局,让别的学子们一看,就觉得并不困难,但关键在于,这些残局,都不止一种破局之法。

    最后,不论参加的人,是如何破解,王蓝田都可以说错了,反正真的破局,那总要几十步才行,谁会去一点点尝试?

    那么,手里掌握几种解法的王蓝田,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王蓝田一口气儿说完,眨巴着眼睛,面带微笑,等着大家接茬儿。

    “我来试试!”祝英台是第一个接话的,这残局,她已经看了一阵儿,就在王蓝田将规则的时候,现下里,那叫一个蠢蠢欲动,完全顾不得梁山伯在旁边的劝阻。

    “好!”王蓝田‘嘿嘿’一声笑,把棋盘推了过去。

    “王兄,倒是没想到,你们书院的学子,赌个钱还这么别出心裁。”顾品义坐在王凝之对面,相隔一个小案几,拿起上头的一片梨,放进嘴里,笑了笑。

    “书院嘛,风雅之地,讲究人是多了点,顾品义,你今儿过来,是打算做什么?你可不像个闲着没事,会来找我们这些人玩闹的。”

    “呵呵,王兄,你不是见过朱明启了吗?还能不清楚我的用意?”

    “清楚,你不就是觉得吴郡很寂寞,想来万松书院交朋友的吗?今儿学子们基本上都在这里了,一起玩玩,很快就熟悉了。”王凝之轻轻一笑。

    “好,那我便玩玩好了。”顾品义神色之间,露出一丝愤慨,似乎在责怪王凝之如此怠慢自己,却终究是忍下来了。

    “好,顾公子,这份儿给你。”王蓝田笑呵呵地推过去一份棋局,心里却很不爽,自己怎么敢敲顾品义的钱呢?就这么浪费了一份棋局,杜雪倒是还有不少,可自己就记住这么五种,目光不由得瞧着王凝之。

    按照杜雪教给自己的法子,前两个,不论他们的答案如何,自己都说错了,这样赌金就已经积累不少,而第三个,最晚第四个,就必须是王凝之来参与,因为到了第五个,那就钱财累积太多,自己那样敲钱,对方可能会恼羞成怒。

    眼下,祝英台已经失败,正嘟着嘴,坐在旁边碎碎念,第二个人,也就是姚一木正在潜心研究中。

    “王蓝田,你倒是把棋局都放出来啊,我们直接玩不行吗?”张齐杜问道。

    “不行的,一个一个来,你们也知道,我脑子不好使,记不住那么多,一起弄出来,我可能就把答案给记混了,到时候影响大家的心情。反正离演出开始,还有一阵子,别急,都能轮到的。”

    王蓝田笑得倒是很憨厚,心里却在怒骂,玩个游戏,给你能的,五份儿棋盘一起,你咋不上天呢?

    按照杜雪的预计,每一份棋局,等到第四个人之后,基本上也就把答案都试了一次,这时候就必须有人回答正确了,否则的话,会引起怀疑,尤其是,如果学子中有棋艺高手,那这个时候也该看出来些门道了。

    也就是说,不论输赢,最迟第四个人,就必须结束一份残局,用下一个残局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让大家不要再纠结上一个。

    不过嘛,话是这么说,王蓝田可没胆子让顾品义等着,但是第一份儿,又被祝英台捷足先登了,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才不会给别人让位,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所以王蓝田只能忍痛把第二份提前拿出来。

    祝英台啊,我这可是为了保护你们几个,等下你们的钱,就当做是保护费了吧。

    当然了,更重要的原因,那自然是一旦这边吵闹起来,必然会吸引到周围人的目光,这个游戏还怎么进行下去呢?到时候自己还怎么赚钱呢?

    “这样做,可是正确解法?”顾品义的声音响起,将手中棋子,摆在一处位置。

    “这样,”王蓝田声音拖得长长的,要说起来,顾品义到底也是个高层次知识分子啊,这确实是解法之一,只是自己还没想好,是不是让他赢呢。

    算了吧,还是给他赢了好了,少赚点就少赚点,免得节外生枝,这个顾品义也是真讨厌,莫名其妙过来干嘛?

    “算是……嗯,不对?”王蓝田就要恭喜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在顾品义身侧的案几后头,王凝之冲着自己冷笑,马上改了口风。

    虽说不愿意得罪顾品义,可是和王凝之比起来,那还是顾公子显得和善又大气,总不至于为了这么点钱,跟自己过不去。

    “不对?”顾品义皱起眉头。

    “不对!”王蓝田斩钉截铁。

    “我再看看。”顾品义有些不高兴。

    王蓝田咽了口唾沫,这怎么行,给他看出来,怎么办?

    “顾品义,要玩就该守规矩,错了的,就只能去玩别的残局,王蓝田,还不换,客气什么呢?”

    紫笔文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urexs.com。4020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urexs.com